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独爱君这一朵 第四章缘起,重回故地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年下攻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独爱君这一朵 第四章缘起,重回故地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年下攻

发布时间:2020-03-28 16:35:1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love君落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是love君落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季雨蝶,季忆,书中主要讲述了: 千夜跟着凌隐轩走了很久,穿过幽深的树林,繁华的街市,然后还走了一段距离的管道,才到达了目的地。 马匹本来是可以骑的,只是千夜不会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在线阅读<<<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免费试读


千夜跟着凌隐轩走了很久,穿过幽深的树林,繁华的街市,然后还走了一段距离的管道,才到达了目的地。

马匹本来是可以骑的,只是千夜不会骑马,而凌隐轩似乎也不太想与人同骑一匹马,就带着千夜走了回来。

朱红色的大门,华丽而且巨大,令千夜有点惊讶。

但更令她惊讶的是,大门上面挂着的那个牌匾上用金瀏上去的三个字。

轩王府?他是轩王凌隐轩。

虽然从凌隐轩身上的衣着她可以看得出凌隐轩身份不低,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凌隐轩居然是个王爷,而且还是最受宠并且权傾天下的轩王爷。

炎国的太子是对皇帝长子的尊称,并不是继位者的代称。

这时炎国还没有正式的继承人,凌隐轩是被很多大臣拥护的未来皇帝。

只是他似乎对做皇帝无意。

皇帝几次想封他为世子,他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见到凌隐轩回来,在门口守卫的两个侍卫走了上来,朝凌隐轩单膝跪下,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王爷‘’。

凌隐轩让他们起来,把马绳给了侍卫之一以后,他便步进了王府。

千夜也跟着上去。“公子,请等等、”

凌隐轩顿了一下步子,没有回头,“你以后就放心的住在这里。”然后他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千夜想追上他,无奈自己的小碎步怎么也跟不上凌隐轩的大步流星。

“王伯。”千夜在追凌隐轩的时听见凌隐轩这样说,像是在唤誰的名字。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伯急匆匆地跑到了凌隐轩的面前,凌隐轩向那老伯交代了几句后,就加快脚步离开了。

千夜刚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前进。

回头,千夜看见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伯正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袖,她没有办法追上去就是因为这个。

千夜回头,那老伯就看见了她的模样。霎时脸色苍白如纸。

“怎么了?”千夜不禁惊疑,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问目瞪口呆的老伯:“千夜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摸摸脸,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没有。”王伯毕竟在轩王府工作多年,见过很多大世面,于是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千夜姑娘,请随老奴来。老奴带您去看看您的住处。”王伯说。

千夜觉得那老伯也不像什么坏人,就答应了。

她纳纳的瞧了一眼轩去的方向,之后才同那老伯走。

路上,千夜首先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向一直走在前面带路的老伯问道:“伯伯,请问怎么称呼?”

老伯没回头,径自边走边思索这女子究竟是誰,怎么会同王妃如此相似?

他虽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但他是忘不掉七年前那个狂傲的女子的。

炎国女子多是柔婉可人,鲜少有人会如当年的季忆那样狂傲冷艳。

“伯伯?”见人久不回答,她便快步上前,贴着王伯的耳朵唤他。

王伯被她给吓到了,轻轻用手拍着自己的小胸脯。

千夜轻轻的笑了,“伯伯你还好吧?”

“没事没事。”王伯摆摆手。

“伯伯适才千夜不是问了您问题吗?怎么您不理会千夜?‘’

王伯愣了愣,才想起刚才她的确问了自己问题,只是,他适才没有注意听。

见他茫然的模样,千夜便明白了刚才他没听清楚自己说的话,于是就重复了一次。

王伯慈和的笑道:“我是这王府的管家,千夜姑娘可以叫我王伯。”

‘’王伯、就唤您伯伯好了。您唤我千夜便是。千夜是来王府做奴仆服侍王爷的,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王伯从心里开始喜欢上这女子了。

若王爷娶了这女孩,那王府会好很多吧。王伯想。

轩王府中只有蝶夫人一个侧室。

蝶夫人对下人并不好,非打即骂,大家都很压抑,就怕不小心被蝶夫人抓到。

于是王府就常阴沉沉的,没什么生气。

一想至王府以后有生气的模样,王伯的心情莫名的大好起来。

他在一次打量了千夜的模样,发现她除了脸和季忆长得一样以外什么都和季忆千差万别。

季忆王妃喜欢白色的衣裙,而千夜,从她身上看得出来她喜欢红色。

而且季忆王妃也不会那么低声下气柔顺乖巧的,她身上只会有孤傲和清冷。

千夜浅浅淡淡的微笑,问:“伯伯适才那么惊讶的看着千夜?是因为千夜长得像一个故人吗?”

王伯下意识的摇头。

这哪是像啊。

简直是一模一样!有如双生!

若不是他当年亲眼看见季忆王妃的尸体被焚化,怕今日他真会认错了人!

王伯摆手笑,鬓白的眉间却携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不用在意,那故人已逝世多年。千夜,我们已经到了…”

王伯在一间偏僻的院子前停下脚步,从衣襟里摸出了一把钥匙开门,带着千夜进了院去。

院子里,栽种着几棵赤槐树。

如今,正是赤槐花的花期。

于是,院子里落英缤纷,落下的血色花瓣铺了满地,像血液一样。树的血液。

很美,很静的地方。

“千夜,你以后就住这个地方。我等下再找个两个丫环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王伯把千夜领进了院子里正中间的房屋。

看着屋子朴而不素的摆设,千夜的眼眸中飘过一抹疑惑。

只一瞬间,那抹疑惑就消失不见了。

王伯没有注意到。

千夜掩嘴轻笑,眉目里是掩不住的笑意:“伯伯说笑了?千夜只是一介草民,怎需要人照顾?不过,伯伯,以后千夜就住在这儿么?”

千夜轻挑秀眉,纤长白皙的手轻抚上了架子上精致的玉器。

房门雕着精致的醉红莲,涂着朱漆,看上去如真的莲花一般。

房中的物件更是精致到了不能在精致的地步。看得出个个都是价值连城。

这个院子真不像是一般人能居住的地方。

布置这个院子的人一定非常用心,因为这院子的格局每一步都异常完美。

“这确是你居住的地方,是王爷吩咐的。千夜,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处理,就不久留了。如果你有什么地方不习惯的就同我说……”王伯小心翼翼嘱咐千夜,而后便踏出了院子。

千夜一个人站在房间里,看着紧闭上的院门,她妖红如血的唇瓣勾出了一抹微笑。

这个微笑不像先前那微笑一般恬静而美好,而是充满了妖魅。

“夫人,夫人,出事了!”一个侍女边叫喊着边急急忙忙地隐蝶院跑去。

季雨蝶正在座位上喝茶,听见了嘈杂的声音,心里很是反感。她今日心情不太好,听见有人这样喧闹,便怒了,她道:“谁在喧哗?”

她此生最讨厌的便是有人喧闹,每次一有人在她不开心时喧闹起来,她便会用尽所有办法折磨那个人。

那是她喧哗的代价。

凌隐轩向来不理会府中事端,就算她不小心弄死了几个人,也没有谁敢来驳她。

只因她是轩王府唯一的妃子,只因他爹爹是权倾天下的丞相。

那侍女吓得脸色一变,急忙跪下来磕头,“夫人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木析,你跟本夫人多久了?”季雨蝶浅浅一笑,那看似温和的笑让侍女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浑身冰冷,似是落进了深渊之中。

“回夫人,已三年有余。”

“木析。”季雨蝶轻挑柳眉说,“你应该知道本夫人最讨厌吵闹声了。你犯了错,本夫人不会饶过你的。”

季雨蝶用纤长白皙的手指抬起木析的下巴,逼木析直视自己,然后又重重地将她甩在了地上:“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打三十大板!”

两个侍卫应声而来。

木析的脸色变得惨白,那些男人的力气那么大,如果自己被打打三十大板,不死也得残废了!

侍卫们一步一步的逼近,她拉紧季雨蝶的裙脚,尖声求饶道:“夫人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季雨蝶厌恶地甩开她的手,目光锐利似是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

“拖下去,加二十大板。”季雨蝶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裙脚,像是上面有什么肮脏的东西。她的衣物岂是那般下贱的侍婢所能够碰触的?

两个侍卫冷着脸架起木析往外走。他们并非无情之人,只是这种事情常常发生,他们的怜悯早就被磨失殆尽。

木析一边用力的挣扎一边大声的喊:“夫人,夫人,王爷他带了一个女人回府了!”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love君落)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季雨蝶,季忆)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love君落)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季雨蝶,季忆),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作者:love君落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love君落)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季雨蝶,季忆)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love君落)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季雨蝶,季忆),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