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娇妻很奇怪》军宠娇妻很奇怪 墨卿屏 小说 第5章 凤凰印记 娇妻很奇怪GC

《娇妻很奇怪》军宠娇妻很奇怪 墨卿屏 小说 第5章 凤凰印记 娇妻很奇怪GC

发布时间:2020-02-27 08:30:4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秋风如斯 状态:已完结

《娇妻很奇怪》作者:秋风如斯,玄幻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滑在,张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不要跟我讲这些玄幻的东西,而且这跟我没关系,我只是碰巧遇上了你们,你们别拉上我,我是人类,不是鸟类。”金灿灿淡定全没,这事她连

>>>《娇妻很奇怪》在线阅读<<<

《娇妻很奇怪免费试读


“不要跟我讲这些玄幻的东西,而且这跟我没关系,我只是碰巧遇上了你们,你们别拉上我,我是人类,不是鸟类。”金灿灿淡定全没,这事她连做梦都不敢想,“凤凰可是传说中的神鸟,我可没胆去触犯神鸟,我还想好好过日子。”

“凤凰已经不在世,你不会有麻烦!”鹩哥解释道。

呃?金灿灿又找回了一点淡定,凤凰不在世了?就是嘛,现在不可能还有真正的凤凰存在,就算有酷似凤凰的鸟,它们也非凤凰。

金灿灿再次看了看凤凰印记,用手轻轻擦了擦,除了擦得皮肤泛红,印记依在,就像胎记一样,已经融合进了皮肤。

“我有这个印记,是福还是祸?”她可不想惹祸上身,只想过她现在安宁的日子。

鹩哥甩了几下头,肯定地说:“可以造福,也可以生祸。”

金灿灿一听,怨怼道:“你这不是在害我吗,我福气再多,一旦生祸不还是毁于一旦。有没有办法消掉这个印记?”她不求福有多旺,只求祸不要缠上她。

“不知道!”鹩哥的回答让金灿灿很失望又无语。

在地上坐了一阵,只感觉到头还有点痛,已经不晕,从包里拿出药,再拿出一面小镜子,抹药时才发现,原来伤口在发际里,只是破了点皮,怪不得鹩哥说不会破相。简单的消了一下毒,再涂上红药水,就这样打发了。

收拾了一下身上,从地上站起来,甩了两下脚,还好没伤到其它部位,“我要出去了,你也想开点,那就是足足的命,你违抗不了大自然的定律。”

金灿灿走出几步,鹩哥也跟着起飞,在半空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你到哪我也到哪!”

“有没有搞错!”金灿灿抚额,停下脚步,说:“我可不是凤凰,别乱认主人,你还是呆在这片原始森林里吧!”

鹩哥知道金灿灿的顾忌,立刻说:“我跟着你不会有麻烦!”

金灿灿边走边瞥过它一眼,想着,它是凤凰的守护鸟,应该不是普通的鸟类,跟着她,要是能给她带来平安喜乐也不是不可以,要是只会给她带来衰运,那就叫它有多远闪多远。

“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我的头就破皮了!”金灿灿还是忍不住埋怨一声。

鹩哥依旧是默默的跟着,金灿灿也不再理它。

下山后,金灿灿来到医务室,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去吃了个中饭,感觉到有点累,于是返回了宾馆。

夜幕降临,晚上的温度比白天降下了十几度。

金灿灿站在窗边,吹着舒适的夜风,眺望着朦胧的夜色,月光扑洒海面,静谧且神秘,海浪富有节奏的拍打海岸,模糊听到赏夜人的谈聊声,闭上眼,仿佛在听着一首夜歌,让人昏昏欲睡。

睁开眼,转身去洗澡,走到镜子前,金灿灿再仔细看了看她左肩内侧的凤凰印记,在灯光下,印记显得更加金艳。

她觉得不可思议,这些际遇,会是偶然吗,如果是偶然,那她完全可以去中五百万。

《娇妻很奇怪》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秋风如斯)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滑在,张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秋风如斯)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娇妻很奇怪》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滑在,张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娇妻很奇怪

娇妻很奇怪

作者:秋风如斯类型:玄幻仙侠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秋风如斯)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滑在,张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秋风如斯)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娇妻很奇怪》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滑在,张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