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来自过去的我》我的弟子来自过去小说 第020章:母亲的咳疾 来自过去的我字母文

《来自过去的我》我的弟子来自过去小说 第020章:母亲的咳疾 来自过去的我字母文

发布时间:2020-02-25 16:31:5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上邪 状态:已完结

《来自过去的我》是上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来自过去的我》精彩章节节选: 时间流水般逝去。 城市里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灰色,路上随着冷风会时不时的扬起灰尘,路边的法国梧桐树叶凋零,只有灰色的枝桠

>>>《来自过去的我》在线阅读<<<

《来自过去的我免费试读


时间流水般逝去。

城市里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灰色,路上随着冷风会时不时的扬起灰尘,路边的法国梧桐树叶凋零,只有灰色的枝桠无精打采的在冷风中颤抖,一眼望去,满是萧瑟,J市的冬天已经到来了。

J市是典型的北方城市,四季分明,温差明显。冬天寒冷干燥、夏天温暖湿润、秋天秋高气爽,春天阳光明媚、雨贵如油。所以很多人都会很喜欢春、秋两季,温度适中,不会很冷亦不会很热。可是我却很喜欢冬天。

虽然我身中寒毒,一向比较怕冷,可是我还是喜欢冬天。因为冬天会下雪,会有红梅盛开,会过圣诞节、春节等重大节日,还会在元宵节看到烟花。在我看来,冬天除了冷,有意思的事情却多,虽然我总是会穿的像企鹅一样,但我还是欢喜。

时间过的真快。我在心里感叹。

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本《中庸》,不去看对面坐着的王鹏,只愣愣的看着窗外出神。

这两个月来一直很平静,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那些问题也没有什么进展,而所有的事情貌似都回归到原点一样,和本来预定的轨迹没有什么不同。那个神秘男子也再没出现过,要不是我手腕上的这串半旧的手链,我会感觉那个男子的出现只是一场幻想。金源也没再来过,听说他交了3个女朋友,最近又喜欢上了什么什么茶馆的服务员,我也只当玩笑。金源也完全具备花花公子的实力。至于听谁说,那自然是听对面的这位帅哥说的。那次金蕊宴后,生活中的变化可能就是他了。他倒是经常来找我,也不做什么别的,就一起在食堂吃个饭,在校园里散散步,去湖上划划船,一起看看书画展,更多的时候是呆在图书馆里,他看他的书,我看我的书,然后到闭馆的时候,说声再见,各自回去。

自从金蕊宴后再也没见过金沐。

入了冬,我就是能不出去就不出去,身上总是穿的厚厚的,一层又一层,还好我比较瘦,穿了很多倒也不显臃肿。于是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我都呆在图书馆里,靠着暖气片,手里热水袋片刻不离,就这样书倒是被我看了不少。

我还想到,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据说学校安排了舞会,我对这个倒是不感兴趣,过节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放假,圣诞节会放假三天,这样我就可以回家好好的陪陪母亲。

母亲的咳嗽一直未见好,似有加重的趋势。我陪着她去医院查了好几次,都是没有查出什么。我虽然有内力,但是我不懂歧黄之术,连最简单的切脉都不会。我很担忧。等放假了我准备带母亲去H市的市立医院去检查,能查出病因,病就好了一半了。对症下药,才能治好病。我长时间不在家里,如果不看好母亲的病,我实在是不放心。

想到这里,我隐隐的皱了皱眉。我的心里,内心深处,永远挂念两个人,一个是母亲,另一个,就是墨隐。

不知道,我的墨隐,怎样了。

想到他,我就心酸。

《来自过去的我》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上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薛灵,王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上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来自过去的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薛灵,王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来自过去的我

来自过去的我

作者:上邪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上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薛灵,王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上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来自过去的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薛灵,王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