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龙腾华夏》龙腾华夏钟灵地 第二十六章 铁军详述黑道史,六爷老辣识端倪 龙腾华夏下克上

《龙腾华夏》龙腾华夏钟灵地 第二十六章 铁军详述黑道史,六爷老辣识端倪 龙腾华夏下克上

发布时间:2020-02-12 16:27:3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独孤野狼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龙腾华夏》由独孤野狼所编写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天明,沈江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乔天明笑道:“军哥,你接着说。” 铁军这才接着说道:“这五大社团中,实力最强的是位于沈江市中心地区的麒麟社团,老大叫唐国豪。其它

>>>《龙腾华夏》在线阅读<<<

《龙腾华夏免费试读


乔天明笑道:“军哥,你接着说。”

铁军这才接着说道:“这五大社团中,实力最强的是位于沈江市中心地区的麒麟社团,老大叫唐国豪。其它四大社团实力相近,其老大分别是东郊青龙帮木腾云,南郊朱雀帮火燎原,西郊白虎帮金剑锋,北郊玄武帮江雨泽。我们现在公司所在地正是南郊,也就是在那朱雀帮所在地。朱雀帮火燎原手下又分八个堂口,各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营生。这其中第六个堂口的堂主就是号称六爷的陆擎苍。这六爷主要经营的就是向过往商客,当地商家收取保护费的买卖。其手下有100个兄弟,人数虽然不算多,但个个都是身高体壮的大汉,经过长年的特训,一个个彪悍异常,打起仗来向来不要命。六爷年轻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曾单身挑了外省来沈江探路的一个帮派,那一仗据说他一人一刀杀得对方几十人人仰马翻,哭爹喊娘,硬是在人群中杀了那帮的帮主,替火燎原报了杀子之仇。从那以后,火燎原就让他做了这第六堂口的堂主,并人送外号拼命六郎。六爷当上堂主后,削减人员,只留下一百个精壮大汉,好生调教,不出一年,这一百人就勇不可挡,说是以一当十也不为过。至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南郊六爷地盘惹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从来没听说过六爷手下超过100人。不过,六爷做事也确实地道,凡是按时交保护费的商家,在南郊地盘上从未出过事,就连小偷都没遇到过。”

说到这里,铁军停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一口喝掉,意犹未尽的撇了撇嘴,低声嘟囔道:“这么点水,也不解渴呀。”乔天悦闻言忙拿着大玻璃杯接满整整一杯矿泉水,递到铁军面前,铁军红着脸接过,道过谢,又是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干净,这才抹了抹嘴,说道:“喝饱了。”

听了铁军的话,乔天明一直在沉思,这时候才抬起头说道:“军哥,你的堂口在西区,那应该是白虎帮的地盘,你手下也有100来个兄弟,不知你在帮里的地位比起六爷如何?”

一听这话,铁军立时脸红的像烧火的烙铁(今天铁军脸可红了N回了),说道:“少爷,我那是小打小闹,兄弟们看的起,让我带着这些孤儿混生活,我们做的都是小偷小摸,最多也就是和其它不成气的混混打打架,上不了台面,说是100多人,要真对上社团的人,连对方3,4十人也对付不了,要知道,我们都是赤手空拳,最多就是砍刀,木棒,可人家那人人都有带把的,咱比不了。其实,要不是遇上少爷,我过段时间,就打算带着手下兄弟去投社团了,要是能进社团,可比自己在外面混强多了。”

“这社团还有枪?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大势力,这么嚣张,警察就不管?”乔天聪在旁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便插话道。

乔天明前世早习惯了帮派生活,倒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这点,听乔天聪这么一问,也是觉得纳闷。

铁军却答道:“管?怎么管?这五大社团都存在100多年了,有很多人,甚至是几代相传的黑道家族。这是历史问题,没法解决。难道能把所有混黑道的都抓了?别的不说,就说50年前那场世界大战,H国的军队几乎攻进了沈江市。关键时刻,就是这五社团的老大派出手下大部分兄弟上了前线,才保沈江市不失。就凭这大功,也没人敢说打掉沈江黑道。再说黑道自古就有,根本无法灭绝,你灭了现在的帮派,抓了现在黑道上的当家人;不出仨月,就会出现新的帮派,选出新的当家人。而这仨月,肯定是血雨腥风,江湖大乱。如此一来,还不如维持现状,以黑制黑,让五大社团平衡互制,不仅可以不出现一家独大,还可以让他们帮着维持社会安定,只要形势一直在政府的控制中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所付出的代价,无非是对他们的一些非法生意睁只眼,闭只眼,何乐不为?”

乔天聪一听,脸红脖子粗,他虽觉得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道理,只好自己生闷气。乔天明倒是觉得这很正常,就像铁军所说,黑道,自古有之,存在即有道理,只是看这黑道掌握在谁手中。乔天明问道:“军哥,你能确定上午来的那伙人是六爷的人吗?”

铁军答的干脆利落:“在沈江,没人敢冒六爷的名。”

乔天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拜拜码头。不过,这事还要军哥联系,和他们定个时间,地点,我亲自去会会这位六爷。”

铁军却是一脸担心的说道:“少爷,我知道你功夫厉害,可这六爷不比我们这些小混混,他手下的兄弟身手先不说,每个人身上可都有真家伙,你去太冒险了,不如让我去就行了。”

乔天明却说道:“军哥多虑了,我们这次去只是去拜会一下,又不是去踢场子,能有什么危险?再说,听军哥介绍,这六爷也是一英雄豪杰,要是有缘,我定要结交一番。”

铁军还想再劝,于是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就算要结交,也可等一切谈拢后再出面嘛。”

乔天明道:“我已决定,军哥不必再劝。就麻烦你帮忙按排了。”

铁军见事已至此,只好应下,再细细商量一番,便告辞而去。

而此时,陆擎苍,也就是六爷,正站在自家别墅的窗前,看着外面漫天的大雪,口中喃喃的道:“今年的雪下的得可真大,就像三十年前一样。可惜,我已不是三十年前的我了,老了。”

其实,六爷一点也不老,一头黑发未生华丝;浓眉似刀,双目如星,面色红润,耳不聋,背不驼,眼不花,力不虚,近190的身高,壮硕的身体,若不是微白的两鬓,不多皱纹,实在看不出是一位年过5旬的老人。然而,六爷也确实是老了——心老了。这么多年,生活安逸,财钱不愁;事不扰己,子孙满堂。六爷再不复年轻时的勇武豪气,多少年,六爷都没摸过那把沾过太多血的开山刀了。“时代不同了,也许,是该换个活法了。”六爷如此想到。

忽然,管家来报,武健雄求见。“让他进来!”一声威严的声音传出。不多时,一名大汉敲门进来,来到六爷身后几米处,悄然而立。

六爷仿若未知,继续看着窗外的雪情,不知过了多久,才悠然开口:“健雄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身后的大汉条件反射般低头恭敬的答道:“我16岁跟着老爷,20年了。”

“20年?时间过的真快啊,当年和你一起跟着我的老兄弟们,现在也没剩几个了。”六爷今天的感慨好像格外的多,“健雄你也快40了,孩子也快上小学了吧?”

“小儿刚满7岁,明年上小学。多谢老爷挂心。”提到他的儿子,武健雄这才有了点反应,骄傲中带着点幸福的道。

六爷继续说道:“健雄啊,等孩子上了学,你就退休吧,”

武健雄没想到六爷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面露震惊的抬起了头,看着六爷的背影响,半响,才道:“老爷,我舍不得您。”

六爷却是眼带沧桑,摇头苦笑道:“混江湖的,少有善终,我不想跟着我的老兄弟一个也不剩,都先我而去。再说,只是让你退休,又不是让你离开沈江,等你退了休,就在咱的地盘上做点小生意,什么时候想我了,还可以来看我,我也总想看看你呢。”

健雄知道六爷心意已决,这才说道:“是!我听老爷的吩咐。”

六爷这才说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

健雄整理心情,说道:“南郊新开张的制药厂和保安公司回话了,想来拜一下码头。”

六爷仍未回头,望着远方,轻声说道:“好吧,就定在明天晚上,在清雅阁请对方喝茶,我亲自去。”

武健雄一愣,面露不解的道:“老爷,这两年来,您从来没有亲自见过客,这么两个小公司,您为何亲自出马?”

六爷轻轻一笑,说道:“对方的底细你查清了吗?”

六爷答非所问,武健雄却是不敢怠慢,忙答道:“已经查清,老板是原来西郊一伙小偷的老大,叫铁军,20多岁年纪,无名无帮,不知怎的,结识了乔家的小姐,在乔家小姐的帮助下,才开了这两个公司。与乔家关系不大。”

六爷这次却转过头来,双目寒光尽放,逼视武健雄,说道:“健雄啊,这几年,江湖上太平静,太安逸了,你和手下的兄弟失去了警惕之心,你大意了。”

六爷话不重,语气也不严厉,但听在武健雄耳中,却如惊雷响起,震得他双腿发软,冷汗直冒,忙低着头,躬身道:“请老爷训示。”

六爷目光犀利,神情严肃,说道:“那铁军本是一不出名的小混混,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开公司?他开公司也就罢了,为何不在他西郊,却要来我地盘,难道他敢捋虎须不成?乔家小姐也不过是一14,5的少女,若无乔家主首肯,怎么能抛头露面,为一混子出头拉关系,走人情;那些官,商又怎么会给她面子?那铁军手下都是大字认不识几个的壮汉,出力气,干苦力或许是把好手,可管理制药厂,保安公司,能行吗?他们若是不行,那管理公司的人是哪里来的?他铁军开公司的资本又是哪来的?你想过没有,这一切,是他一个没有文化,没有名气,没有实力,没有背景,没有资本的小混混能够办到的吗?”

几个问题一抛出,武健雄立时汗如雨下,全身湿透,身子躬的更低,说道:“老爷教训的事,是我大意了,那老爷

《龙腾华夏》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独孤野狼)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乔天明,沈江市),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龙腾华夏

龙腾华夏

作者:独孤野狼类型:职场状态:连载中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独孤野狼)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乔天明,沈江市),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