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腹黑妈咪嫁到 SM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女王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

现代言情已完结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为婧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被意俊彥吓了之后,蓝汐魂不守舍下班了。可是,飘回到孤儿院,院长正想打电话告诉她,诺诺失踪了。 一听见诺诺不见了,蓝汐脸色一白,险

|更新:2020-05-12 00:30: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为婧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被意俊彥吓了之后,蓝汐魂不守舍下班了。可是,飘回到孤儿院,院长正想打电话告诉她,诺诺失踪了。 一听见诺诺不见了,蓝汐脸色一白,险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免费试读

被意俊彥吓了之后,蓝汐魂不守舍下班了。可是,飘回到孤儿院,院长正想打电话告诉她,诺诺失踪了。

一听见诺诺不见了,蓝汐脸色一白,险些晕了过去。但是,她不能晕,甚至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去找诺诺。

“院长妈咪,诺诺怎么会失踪?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哪里失踪的?”她要求自己冷静,问清事情的始末。

院长紧张道:“就刚刚啊,正吩咐孩子一起吃饭,就不见他的影子了,之前还静静坐在这里的。”

手指着草坪地,那里还趟着一个皮球,显然诺诺是自己出走的。

诺诺能去哪里?

蓝汐疯了,不等院长及悠悠姐,她自己一个人出外去寻找了。凡是撞见了人,她都问人有没有遇见一个五岁的男孩,还比着容貌,说着他身上的衣服。

但是回答她的,是一惯的摇头。

茫无目的,她如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诺诺!你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又不听话!”蓝汐一边哭,一边朝街道冲去。

正当她想闯红灯时,一部纯黑色的凯迪拉克‘嗤’一声及时刹车,还差一厘米就撞到她的身上。

车主气急败坏跳下车,还未看清人便低斥“喂,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看不见红灯吗?”

抬头,一见那落泪、失魂落魄的有几分熟悉的脸孔,祁泽风惊讶地问了一声:“你是蓝汐?蓝汐吗?”

语气明显由愤怒转化为惊喜,蓝汐缓缓转头,看见那张熟悉的俊容,她也诧异了一下,喃喃问:“祁总?”

这时,祁泽风身后的车子‘叭叭’地催人,祁泽风大掌一伸,捉住蓝汐的手腕,“我们先上车让开道路再说。”

“不……我还要找我儿子!”蓝汐以为祁泽风要带自己去哪里,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要挣脱祁泽风的大手。

祁泽风浑身一震,蓝汐疏离的举动,让他尴尬地放开手,想了一会,才说:“孩子失踪了?可是你这么找也不是办法,我陪你去找,你先上我的车,开车找比你这样找要快。”

蓝汐想了一会,眼眶潮湿点头。

不一会,凯迪拉克轿车游走街头,蓝汐告诉祁泽风,诺诺的模样、身形、衣服穿着。车上的二人,一个看左边,一个则看右边。

车子经过中心广场,在大屏幕底下,蓝汐终于看见了那道熟悉娇小的身影:“是诺诺!他在哪里!快停车!”

祁泽风猛地刹车,迷惑地问一句:“他在那做什么?看电视?”

蓝汐已经听不见他的话,跳下了车,奔向诺诺,“诺诺,诺诺……”

诺诺正呆呆地站着,仰望着屏幕里的儿童频道,一见蓝汐奔来,他低下了头,转身。蓝汐猛地拥住诺诺,失而复得,哭骂道,“谁让你跑了?知不知道妈咪担忧死了?万一出事,你要妈咪怎么活了?”

诺诺不语地瞪着他,视线瞥过后面下车的祁泽风,但见诺诺皱起了眉,显然不喜欢这位叔叔。

“蓝汐,孩子应该饿了,先去吃个饭吧。”祁泽风打量着诺诺,惊叹,好俊俏的小家伙,那双看人的眼睛,一点不像个孩子倒像是大人,而且孩子容貌与蓝汐没一点相似,反而有点熟悉的感觉。这张脸他怎么瞧去有些眼熟呢?祁泽风百思不得其解,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诺诺看。

蓝汐指腹擦试诺诺脸上沾上的乌黑,点头答应:“诺诺,我们先去吃饭,你一定饿坏了吧?”

她并不指望会听到回音,抱起了诺诺,上了祁泽风的车子。

祁泽风把蓝汐带到了皇家酒店用餐,优雅的格调、动人的音乐,非常的浪漫。但有人,没有感染这里的气氛。等餐期间,蓝汐不安挪动臀部,整颗心在心疼着钱包的事。

五年前,祁泽风便想约蓝汐一起吃饭趁机表白。没想到时间如白驹过隙,五年后,他依然单身,而蓝汐却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了。

而且,一起用餐的意义,在这一刻完全不同。

他对蓝汐的感情依旧没变,甚至这时他发现,做了妈***蓝汐不见了清涩越发成熟迷人了,教他移不开视线。

祁泽风炽热的眸光落在蓝汐的脸上,诺诺不友善的目光也落在祁泽风脸上,而有的人,却浑然不觉。

诡谲的气氛维持了很久,最先还是祁泽风打破沉静,“这五年你过得还好吗?”

蓝汐一愣,对上了一张如温暖的笑脸,她呆了半晌,才点头:“我过得很好,没想到祁总还记得我。今天多得你的帮忙,才这么快找到诺诺。”

祁泽风苦笑,有意无意说:“你很难让人忘记,大家都相识这么多年,跟我还客气什么?”

蓝汐一震,还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两年来没有主动挨近她的诺诺,这时却突然跳下地,钻到她身前,要她抱。

这占有欲及不怀好意的眼神让祁泽风一惊,蓝汐却欣喜万分:“诺诺?要妈咪抱吗?”

诺诺即不点头,也不回声,但却往上爬。

这举动再明显不过了,蓝汐又惊又乐,“来!妈咪抱!”

诺诺坐在蓝汐腿上,显然故意用身子挡住蓝汐,借此向祁泽风的示威。

除了惊骇,祁泽风越看诺诺越是眼熟,他总感觉,这张脸在哪里见过呢?一时想不起来了,“诺诺他爸呢?诺诺失踪,他怎么不和你一起寻找诺诺?”

祁泽风一直奇怪,诺诺的父亲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生出一个这么俊俏的儿子,一定长相也很帅气吧?

他无心地问,有人脸色却涮地一下全白了,诺诺在场,蓝汐硬着头皮说:“诺诺刚出世,孩子爸爸便出事了……”

又一次诅咒意俊彥,但愿别应验了好!

听到蓝汐的男人去世了,祁泽风又惊、又喜、又怜惜。

惊的是那男人死得这么早,喜的是蓝汐单身,怜惜她的命运坎坷。

“你带着孩子,一人过了五年?”难以想象,蓝汐是怎么挺过来的,一个单亲妈妈,身边没有男人照顾,这五年她是怎么养孩子养自己的?

瞧瞧那脸色,苍白无血,身子这么瘦……

蓝汐却笑着点头,“他留了不少积蓄,至少没让我们饿着。”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说,我能帮的一定帮你。”祁泽风打量蓝汐的装扮,身上的行头,比五年前穿的更差,可见生活并不好过。

蓝汐却对他摇头:“我现在真的很好,我也找了一份工作,工资还不错的。”

她向来是独立自主、不依靠别人的,她更不喜欢白受人恩惠,否则那会令她难受。

五年过去了,蓝汐还是一点没变,一直不需要人的照顾,祁泽风苦恼地叹息。

五年前,他想保护她,但她默默无闻的举动,告诉他,她根本不需要人的照顾。而这时,处境如此困难了,她还是不喜欢依赖别人。

也对,他看上的便是她这样善良的性格,又怎么指望她会接受他伸出的缓手呢?

“你现在在哪高就?为什么不回飞跃呢?我曾说过飞跃旅行社永远欢迎你回去啊!”他还是有些伤心,她宁愿另谋工作也不去找他。

蓝汐视线落在诺诺的发上,话中有话说:“我是为了完成心愿。”

“心愿?”祁泽风不解,显然误会了,“你的心愿不是做导游环游世界还有翻译吗?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他可是记忆深刻当时她的简介上写的志愿,正是因为她的爱好,他才录取她的。

“在意氏,做业务经理秘书。”蓝汐一会点头,一会又摇头,“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语顿,她脸色黯然,伤感地小心翼翼问:“祁总,这是我的个人隐私,能不能别问?”

那难言之隐的神色,让人不忍心再追问下去。

祁泽风干笑了一下,然后假装轻松的语气说,“好,我们不聊这些了,今天我请客,诺诺一定饿慌了!”

“不……祁总,怎么能让你请客呢?”蓝汐吃惊,脸一下红了,虽然她的钱包很薄了,但是祁泽风帮了自己,怎么还好意思让人家掏钱?

祁泽风帅气地摸了一下下巴,也不令她难堪,说:“这次我请,下次换你请!”

蓝汐嘴张了张,最后羞窘地笑着点头。

不笑而好,一笑祁泽风险些无法抽离视线,他突生摘去她的黑框眼镜念头……

那双隐藏在眼镜后面的如海洋般清澈尉蓝的眼睛是蓝汐最美的地方,他一直记得。

花了很大的劲,他抽离视线,招手,唤来服务员,催了一下上菜,还开口让服务员给诺诺上一杯冰琪凌和一份点心。

听见祁泽风要为诺诺破费,蓝汐很不好意地直阻止,“祁总,诺诺吃不下那些,别破费……”

“如果你真觉得过意不去,就别再祁总祁总的!叫我泽风吧。”祁泽风嘴角轻扬,眼底一丝期盼。

语落,诺诺恶狠狠地瞪着他,蓝汐却一脸错愕,慌不择言,“祁总,这……”

是她敏感了吗?祁总的眼神好炽热……

祁泽风这时的眼里看不见诺诺,眼里全是蓝汐一下通红的脸,他突然轻笑了一下,“你已经不是我的职员了,还一直叫祁总不奇怪吗?我们不能做上下属,至少是朋友吧?竟然是朋友,当然叫名字啊。”

“这……好……”看来,是她误会了,蓝汐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着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她忙借口,先让自己冷静,“祁总……哦,不,泽风,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也顾不上诺诺了,把诺诺一抱,让他坐自己的位子,蓝汐向洗手间走去。

《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婧宸)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偷心妈咪嫁到:总裁,你快跑!》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