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第一道士》快手第一道士 总攻 第一道士反攻

第一道士

玄幻已完结

新书《第一道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鼓瑟吹笙,主角令狐川,苏惜云,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苏惜云不甘示弱,同样望着令狐川:“二位如此作风,当真为令狐氏脸上贴金。”“我说了,我令狐氏做事,还不需要他人乱嚼舌根,如丧家之犬一

天翼阅读|更新:2020-04-15 00:27: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第一道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鼓瑟吹笙,主角令狐川,苏惜云,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苏惜云不甘示弱,同样望着令狐川:“二位如此作风,当真为令狐氏脸上贴金。”“我说了,我令狐氏做事,还不需要他人乱嚼舌根,如丧家之犬一

《第一道士》免费试读

苏惜云不甘示弱,同样望着令狐川:“二位如此作风,当真为令狐氏脸上贴金。”

“我说了,我令狐氏做事,还不需要他人乱嚼舌根,如丧家之犬一般狺狺狂吠。”令狐川道,那副我天下无敌的神情,连四周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句话旁人说了我或许虚心受教,但你这个令狐什么说了,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前句才将他人议论个遍,后一句又生嫌外人多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位令狐什么,你令狐家是多大的官啊?”苏惜云笑道,左看右看,四周人也笑了出来。

“是啊,这令狐氏做事可真霸道。”

“这女侠说的对,本来还以为是她先挑事,没想到是这令狐家的二人犯了错,还死不承认,真是丢脸啊。”

令狐兰馨一时半会都止住了哭声,有些不知所措,她堂堂令狐家的大小姐,今日在此受了委屈,可那些人怎么还要恶意中伤自己和令狐氏,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令狐川也挂不住脸面,也不想就此灰溜溜地离开,一张双臂摆开阵势:“在下令狐川,令狐氏二代弟子,结丹境,三重。请这位姑娘指教。”

“呦,怎么,还想动手不成,这么多人看着呢!”这苏惜云咬着令狐川痛处不放,让令狐川无可奈何,这个人,令狐家是丢定了,转身就要走,却又被苏惜云给叫住:“怎么走了,不是要请教与我吗?这令狐家的弟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做事拖沓反复,一点也不果断,真不像个男人。”

“气煞我也,黄毛丫头满嘴臭话,今日我需教训教训你。”令狐川大喝一声,脚下生风,瞬间来到了苏惜云身前。一脚落地,单腿上踢,同时一道腿影轰了出来。

苏惜云硬悍其一脚,即使修为低他两重,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倒飞出去的同时不忘嘲笑他:“至现在为止本姑娘未说过一句脏话,倒是你啊,以强欺弱不说,还打不赢我这弱者,真让我失望啊!”

“是吗?”令狐川冷笑道:“接着来啊,我看看你能撑多久。”

令狐川专修炼腿法,一身功夫都在两条笔直修长的长腿上,修炼了灵级下品战技《秋风落叶腿》,一腿踢出,漫天都是凌厉腿影,狂乱的腿风将旁边瓷碟瓷碗,瓷杯瓷罐都卷了起来,一团旋风绞着无数杂物向着苏惜云而去。

这一脚,动了真正实力。

本以为苏惜云美艳动人,还想与其一亲芳泽,却被她这般明里暗里羞辱,令狐川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

“大日天王拳。”

磅礴的元气融合到了气力当中,一股能量从苏惜云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来,一道强光宛如大日,同对方腿劲击在一起,瞬间向着各处破散开来,一些好整以暇坐看好戏的人精也遭了无妄之灾,赶紧撤出了酒楼。

这掌柜的刚在里屋和美娇娘缠绵一番,却听到外面轰轰作响动静挺大,出来一瞧不得了,这是要把自己酒楼给拆了呀,赶忙高喊:“二位爷,小人破地经不起二位折腾,还请挪步啊挪步。”

苏惜云说句出去打,径直从三楼窗边跳了下去,令狐川紧随其后:“有何不敢。”

方圆亦是向外走去。

大燕皇朝不施行宵禁,此刻仍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看着酒楼里跳出两人落到地上就打在一起,又见酒楼各位跟了出来,也纷纷围观上来。

“这是什么个情况,吃饭吃的好好的还能打在一起,是不是喝多了。”

“我觉得也是,肯定是那男的喝多了,看人姑娘长得好看想要轻薄人家,没想到是为女侠,和他打在了一起。”

得,没想到令狐川还有了个发酒疯的烂名。

方圆在一旁看着,自己这位师姐性格刚烈,大大咧咧中又不失心细,只可惜这令狐川虽说人不怎么样,一身实力达至巅峰水准,腿法似幻影,对敌如秋风扫落叶般摧枯拉朽,若不是因为苏惜云是炼体修者,早被令狐川那一双旋风腿给踢废了。

可坚持了这么长时间,苏惜云也有些吃不消,当时一时冲动又自负实力不凡,还想扬扬九幽宗威名,没想到这令狐川如此厉害,今日之后,又要传出一个九幽宗弟子不如令狐氏了。

噗!

又是几十招过去,苏惜云一个不敌,两脚被对方踢开左右两臂,再一脚踢得身形踉跄,最后接一脚被踢飞了出去。

一只有力的手掌托在了苏惜云背后,她回头一望,顿时喜上眉梢:“居然是你,方师弟。”又面露苦涩:“你都看见了吧,我给九幽宗抹黑了。”

方圆递出一张手帕,让苏惜云擦擦嘴边血迹,摇摇头说道:“师姐你可出尽风头了,酒楼之内众人皆知前因后果,那令狐氏名头算是臭了。”

“还有个帮手呢?居然是个凝气境八层的臭小子。”令狐川咧嘴:“你能不能撑得住我一腿呢。”

方圆从苏惜云身后走到前面,微笑看着令狐川,道:“试试看呗。”

令狐川对于这方圆,没有提起多大兴趣,随意隔着距离,远远踢来一道劲风,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威力。

即使是随意一脚,他也不信方圆这凝气境八层能扛得住。

只见幽光一闪,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方圆正前方,腿风轰在了它身上,没有掀起一丝涟漪。冷冰冰地看着令狐川,不带有任何感情。浑身流转着一层金属光泽,更映衬着它那双死尸脸孔。

令狐川愕然,一脸不可置信,瞪着眼看向方重九:“僵尸?你是控尸师,居然还炼出了金甲尸?”

“有何不可。”

“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真正厉害的控尸师了,四年以前遇见过一个九幽宗暗骨殿弟子,可惜才炼出一个银甲尸,修为更是难登大堂,最后被我埋尸荒野,枯骨腐烂。”

“来让我感受感受。”令狐川望了方重九半晌,这才说道:“不错不错,居然有寻常结丹境三重的实力,来我会会。”

“小九,上。”方圆下达了命令,他自然不能叫方重九大名,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方重九。

令狐川站在原地不动,微阖上睑,等到方重九攻击将至,才豁然睁眼。

砰!

拳脚相撞,元气对轰,时间仿佛静止,二者似乎定身一般,久久未动。方重九自升为金甲尸后,元气充盈几近不绝;而令狐川也是强中手,元气交锋之中,他的元气更为精纯,逐渐压制住了方重九。

方重九身为僵尸比较呆板,方圆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战斗,元气交锋刹那停止,方圆与方重九还未反应过来,令狐川就凌空而起,双脚连环十几腿,砰砰砰不停踢在方重九身上,直接将其踢回了方圆这边。

三人站在一起,苏惜云和方圆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他们这不算欺负人吧,一个是结丹境一重,一个是凝气境八层,至于方重九,他能算在内吗?

当然不能,毕竟他为方圆所用么!

方重九在前扑向令狐川,被他两脚踹开,而苏惜云就在其后,丝毫不歇蒙攻令狐川,隔着十几丈,方圆时不时放几道剑气,或者是扔几张符篆,只要将令狐川搞得忙不过来就好。

两名实力相差不多的,外加一个游走着干扰自己,若不是令狐川常年历练在江湖中,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争斗,还真要被他们打败。

此战,对于令狐川来说,不能输。他已经丢了令狐氏的脸,却不能再输这场战斗,否则,就不是丢脸了,而是将脸皮扔在地上,让别人随意踩踏。

眉毛一挑,怒目圆睁,两条腿鼓胀起来,将裤腿撑破,变为多条长布随风飘摇,双腿请进暴起,像是虬结的怒龙。

街边大树长得正茂盛,青绿色树叶欣欣向荣,白日还为人提供了一处遮阳之地。此刻却因令狐川的腾空,无数枝叶被卷断卷飞,卷入了风中;空中一直飞鸟经过,一股漩涡带着不可抗拒之力,卷走了它的生命。

“必杀式,风-龙-扫-落-叶。”

整个人旋转起来,向三人攻去,速度极快,切割空气将之分为了两行灼热的气浪,卷风向下压去,在地上犁出了一条浅长的沟壑。

一人一脚分别踢在了苏惜云和方重九身上,苏惜云吐血摔倒,方重九只听咔嚓一声,金甲尸的胸口居然被踢凹陷了下去,断了不知多少肋骨。

令狐川落地,可双手往着地上重重一拍,青砖碎裂,石子蹦起,令狐川就借这力冲向了方圆,方圆哪里能躲开,直接被踢飞了十几米远昏厥过去。

三人战令狐川,却被他一人一一击败,而且败势极快,模样凄惨。

苏惜云重重锤了一下地面,倘若自己《般若诀》能修炼至第七层,对方想要重伤自己都难。

“哈哈哈……”令狐川大笑:“我说的不错,九幽宗果真无人。”

“哦,是吗?”

令狐川循声望之,只见一人自远处黑暗,一步步走来,昏黄灯光照射那人身上,拉长了他的影子,显得无比深邃。

《第一道士》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鼓瑟吹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令狐川,苏惜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鼓瑟吹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第一道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令狐川,苏惜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