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霸道巨星是竹马》巨星竹马独家宠免费 同人志 霸道巨星是竹马Twink

霸道巨星是竹马

现代言情已完结

《霸道巨星是竹马》是卉茕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霸道巨星是竹马》精彩章节节选: “次卡——”刷卡机的清脆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惊到了原本在埋头苦干的时初雪。谁?大晚上的,都下班了来公司干什么?该,该不会是小偷吧?

|更新:2020-03-25 00:27: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霸道巨星是竹马》是卉茕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霸道巨星是竹马》精彩章节节选: “次卡——”刷卡机的清脆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惊到了原本在埋头苦干的时初雪。谁?大晚上的,都下班了来公司干什么?该,该不会是小偷吧?

《霸道巨星是竹马》免费试读

“次卡——”刷卡机的清脆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惊到了原本在埋头苦干的时初雪。谁?大晚上的,都下班了来公司干什么?该,该不会是小偷吧?想着,时初雪不自觉的抓起手机,向办公桌下面躲去。

“啪嗒,啪嗒。”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像是一只恶魔的手紧紧的抓住时初雪的手,而且越握越紧。时初雪颤抖着手,打开手机,点开微信,点开闺蜜申瑾然的头像:然,快救救我,有人入室偷盗。发完还不忘将自己的位置共享给了申瑾然。

“谁在里面?”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轻轻地问道。

时初雪的手紧紧地按在狂跳的心上,不敢出声。

“你是这里的员……?”

“啊————!”不等易薄空说完,时初雪早已秀起了她充满无限可能的嗓音。易薄空见状,立刻伸手捂住了时初雪的嘴,压着声音说道:“我不是坏人。”

“啊——!”

不对,他刚刚说自己不是坏人?可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时初雪边喊着,一边又在心里面咕噜着。等等,这声音也有些熟悉?时初雪瞪着眼睛盯着眼前的人,渐渐降低了自己的分贝。

见她不叫了,易薄空才松开了手。

时初雪在黑暗中大口的呼吸着,借着桌上电脑的光,微微抬眼,打量着眼前的男生。

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在头顶,一身端正的西装。怎么说,他都不像是小偷,更何况也没有那个小偷会穿着西装来盗窃吧。爬窗都不方便,万一不小心“斯拉”了,这出去就是大马路,可怎么见人。

“筱雅?”

“薄空?”时初雪对方叫自己“筱雅”,立刻认出了对方是自己的好友,易薄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要不要先出来?”易薄空向后退了几步,向桌子下的时初雪伸出手。

时初雪定定地看着她,缓缓地将手搭了上去。一瞬间,手上传来一个厚实的温度,然后被人用力一拉,从桌子底下被拽了出来,撞到了一个健壮的身体上。时初雪头顶的头发扫过易薄空的下巴,额头与他脖子的碰撞与摩擦产生的温度让她立刻推开易薄空,从他身边弹了开来。

“你还好吧?”易薄空干净的声音再度在空旷的漆黑中回荡。

时初雪点点头:“嗯,没事。你不是去国外进修吗?怎么就回来了?”

“我聪明呗,一下就学完了,所以就回来了。”易薄空将双手齐齐插进裤兜里。

“切,自恋。”时初雪不屑的笑了一声,“不过,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额,我……我来找你呀。”易薄空支支吾吾地解释说。

“找我,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下一秒,只听咻——”得一声,整个办公室的灯都被打开了。

时初雪向门口望去,闺蜜申瑾然正慌张地向自己奔来。同行的还有一个保安。

保安看见易薄空的时候,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分明张嘴想要说什么,易薄空却将手指放到了嘴边,示意他闭嘴。

“保安大哥,误会,他不是小偷。”时初雪慌忙解释道。

“初雪,你还好吗?”甜美又焦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申瑾然上下打量着时初雪。

时初雪嬉笑着说道:“没事,我想多了。你看看他是谁?”

“我管他是谁,是谁也不能……”申瑾然说着就向易薄空望去,原本紧缩的眉头像是如春的积雪一般悄然融化,看是看到了什么宝贝一般眼中放满了光。“薄空,你怎么回来了?”掩饰不了就要上扬的嘴角,申瑾然的语气也带着十分的欣喜。

是啊,我回来了。我怕我再不回来,你会欺负筱雅。”易薄空朝申瑾然挑了挑眉。

申瑾然伸手宠溺地揉了揉时初雪的头发:“开玩笑,谁欺负她我也不能呀,是不初雪?”

“嘻嘻。”时初雪咬着牙齿,憨憨一笑。

“初雪?”易薄空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有些诧异。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们可爱的筱雅想要开始新的生活,所以连名字也换了。”说着,申瑾然还抓起来时初雪的右手,摊开在易薄空的面前摇晃着,“你看,这颗痣都没有了。”

易薄空愣愣地瞪着时初雪雪白的手心,喃喃道:“筱雅,你?”

“我真的已经决定过新的生活了。”时初雪抿嘴一笑,故作轻松地挑了挑眉。

像是身上压了许久的负担瞬间被搬空一般,易薄空的嘴角缓缓上扬,不自觉地失笑:“太好了,筱雅。哦不。初雪。你终于肯重新开始了。”易薄空俊朗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盯着时初雪,仿佛下一秒她就会在自己眼前消失一般。

一旁的申瑾然将眼前的画面尽收眼底,轻咳了两声:“好了,加班到那么晚,一定还没吃饭吧?”

时初雪嘟着嘴,一脸撒娇状:“嗯呢,好饿哦。”

“走吧,我请客。”易薄空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笑意,“我开车来的,到时候我送你们回去。”

三人一块走出了公司。

“薄空,你这是去国外进修还是去淘金去了。怎么回来就成大亨了。”时初雪诧异地盯着公司门口停着的一辆黑色的奔驰。

“我……”易薄空顿时语塞,转而向一旁的申瑾然偷取求助的眼神。

申瑾然眨巴着眼睛,四处环顾。猛地一转头叫到:“那个薄空,你不是说在一直向杂志社投稿吗?这都是靠稿费买的吧?”

易薄空赶紧上前打开车门,应和道:“对,我投了好多稿,然后就还写了一小本书,就付了这车的首付。”

“哦……那什么时候把书发给我看看。让我欣赏欣赏大才子的作品,吸收吸收养分。”时初雪总觉得那里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

“好。”易薄空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底气却有些不足。

一个小时后,黑色奔驰停在了一个小区的门口。是申瑾然靠片酬买的一套房子,这些年与时初雪两人一直住在这里。

“谢谢了。我们先进去了。”时初雪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甜起来。

易薄空见时初雪下车关上门后,将头转回前方,薄唇轻启:“你为什么要说我写书,我拿什么给她看。”

“我也是一时情急,反正你找人随便印一本给她不就好了。”

“咚咚咚——”时初雪轻轻地敲击着门窗。

“来了。”申瑾然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要跟他回去呢。”时初雪挑了挑眉,怪腔怪调的。

“别胡说。”申瑾然轻轻撞了一下时初雪。

“我先走了。”易薄空的声音从车里传出。

“路上小心。”两人异口同声。

车子启动,呼啸而去。

“看啥呢!车都不见影了。”时初雪的手在申瑾然面前挥动着。

申瑾然收回眼神,一把打掉面前挥动的手。“别瞎说。我就是……”

“就是怎么?我看你那么一副望穿秋水的样子,就是巴不得把人家汽车尾气都吸进肚子里呗。”时初雪说完就立刻朝公寓里面去。

两人一路打闹着躺倒在了沙发上。

“诶,跟我说说呗。”时初雪用肩膀轻轻地撞了一下申瑾然。

“说啥?”申瑾然躲避着时初雪的眼神。

“说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上薄空的,我好帮你两撮合撮合。”

申瑾然斜着眼睛看着时初雪:“真想听?”

时初雪像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以后,以后我一定找机会好好跟你说,好不好?”申瑾然突然认真的语气让时初雪原本如火般八卦的心像是被一盆书浇灭,没了追问的兴趣……她塞了一块水果进嘴,又插了一块放在申瑾然的嘴边。然而,她却迟迟没有开口,一双灵动的眸子暮地沉稳了下来,直直望向时初雪。

“筱雅。”

时初雪微微一怔,她很久没有叫自己这个名字了。

“怎么了?”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时初雪松了一口气,抿嘴一笑。然后侧身躺倒在申瑾然的膝盖上:“当然啦。咱两可是有革命情谊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最信任的人没有对你说实话,你会怎么办?”

“嗯。我会跟她绝交,然后再也不理她。”时初雪挑了挑眉,斩钉截铁地说。

申瑾然的心默默收紧,干涩的喉咙让她无法说出话来。

“哎呀,怎么可能呢。你还真信了!”时初雪一下弹起来,保住了打愣的申瑾然,下巴轻轻地靠在她的肩上。这丫头今天真是奇怪。

申瑾然缓缓抬手保住了她,陷入了沉思。

几年前,她还是个刚出道的小艺人。

“静姐,我马上就到了。”刚刚参加完期末考试的申瑾然正在出租车上接受着来自经纪人张静的催促。

“快一点,你是新人,你是不能迟到的。”静姐严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嘶——”一声敏锐的刹车声,透过车前的玻璃,申瑾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车追了别的车尾。

“小姐,可能要处理一会儿来。”司机抱歉地申瑾然说完话就下车了,申瑾然也紧跟着下了车。

出租车撞得是一辆高级的黑跑。

“喂!”张静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

“喂,静姐,我的出租车追尾了。我已经在尽力找下一辆车了。我一定会在开始前赶到演播厅的。”申瑾然一口气说完就掐断了电话。

“先生,对不起。我的顾客一直催促,我一个不留神就没控制好车速。”出租车司机上前一个劲地道歉。

从黑跑上面下来的是一个西装革领的男子,财大气粗的样子,尽管司机的态度很是虔诚,他脸上那股子不悦不减半分。

一旁看戏一样的申瑾然吞了一口口水,心里嘀咕道:这黑跑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可不好处理。算了算了,还

《霸道巨星是竹马》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卉茕)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申瑾然,瑾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卉茕)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霸道巨星是竹马》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申瑾然,瑾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