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经典歌王》跨界歌王经典歌曲 调教 经典歌王GC

经典歌王

都市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经典歌王》的小说,是作者曹都之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依旧是在雨中,这群可爱的路人乐此不疲的商量讨论,绵蒙的雨雾终于不忍心继续叨扰,在一阵凉爽的清风中黯然消退,厚实的云层也越升越高,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3 08:27: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经典歌王》的小说,是作者曹都之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依旧是在雨中,这群可爱的路人乐此不疲的商量讨论,绵蒙的雨雾终于不忍心继续叨扰,在一阵凉爽的清风中黯然消退,厚实的云层也越升越高,

《经典歌王》免费试读

依旧是在雨中,这群可爱的路人乐此不疲的商量讨论,绵蒙的雨雾终于不忍心继续叨扰,在一阵凉爽的清风中黯然消退,厚实的云层也越升越高,天空却仍是暗沉的。

好不容易等人们消停,唯恐天下不乱的吴轲趾高气扬地站出身来,抬手指向一脸惨然的申文松,朗声道:“天生哑巴的主唱,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着?现在我兄弟有资格向你挑战了吧?”

他故意将“资格”两字说得很重,像是两个巴掌扇在申文松脸上,顿时白一阵红一阵,他哆嗦着嘴唇看向一旁的孙帆,希望他这个当事人能说几句公道话。

申文松仍是不愿就此认输,在他认为,孙帆能够一口气弹下《来自灵魂的呐喊》,没有出现半点差错,单论吉他手法技巧,即便陈禹弹的是一首原创曲子,也最多算是旗鼓相当,甚至在难度上还有所不如。

眼见孙帆久久沉默不语,他顿时怒道:“他/***要你说句话有这么难吗?我怎么就请了你这么个软脚虾当吉他手?你认为你输了?”

孙帆轻叹一声,依旧不答,平心而论,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吉他水平比陈禹差,可是人家弹得是正儿八经的原创啊!而且这首原创曲子旋律一流,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觉得不比《来自灵魂的呐喊》低级。

他不想认输,可又不得不服输,谁叫人家是个原创音乐才子呢?

绝对的原创优势,在音乐这个圈子,本就象征着无可匹敌。

输阵不输人,孙帆倒确实不想再纠缠下去,心中对申文松的态度很是不悦,索性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向陈禹说一句“你赢了”,随即便退到一旁。

见孙帆这副态度,申文松气得浑身发抖,满眼通红。

刘清冷笑道:“我看接下来也用不着比了,咱们怎么说也是写出过‘钻石经典’的乐队,和这样的小猫小狗PK本身就是一种掉价。申文松,把音响和麦留下,其他的破烂反正也看不上,你走吧!”

“怎么?还不服气?”

自始至终笑而不语的刘康终于冷冷开口,毕竟那首“钻石经典”出自他手,他话一出口,申文松顿时泄了气,没有再继续纠缠吉他输赢的问题。

不过他也没打算留下音响和麦,这些装备可都是他们乐队特意为《经典之夜》准备的,怎么可能白白损失?他似乎吃准了刘康他们不会强抢,径直吩咐搬运工和孙帆他们把一应乐器带上,顿时迎来全场一阵嘘声。

“陈禹,就算你赢了吉他,也最多证明你有资格向天涯乐队挑战,我是乐队主唱,只是乐队的一部分,你想要挑战我,先把你们的乐队成立了再说。你们要是真能上《经典之夜》,最好祈求别让我们天涯乐队碰上,否则一定要你们好看!”

临走前,申文松仍不忘色厉内荏的叫嚣,众人像是听到一个笑话,忽然一阵哄堂大笑。

陈禹一脸满不在乎,眼角却暗藏着几分冷色,吴轲不禁暗笑不已,这家伙可是典型的天蝎座人格,报复心可严重得很,现在他没有阻止申文松,可能是因为刘康等人在场的缘故,不愿丢份,不过他一定不会放过将来的报复机会的。

就在《经典之夜》,如果他们两个乐队狭路相逢,天涯乐队一定会后悔登上舞台!

围观众人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对《经典之夜》的开播又多了几分期待,有些人倒是十分的给面子,认为陈禹和刘康等人还未成立的乐队有冠军相,毫不吝惜赞美之词。

无比鸡贼的吴轲抓住这个机会,一抖手中外套,屁颠屁颠地跑向人群,半圈下来,再次收获一大包蓬松的钞票,他也头一次对歌手这门职业充满好感。

“康哥,借你的人一用。”

不等刘康同意,吴轲一把扯住他强健的臂膀,拉着他再次笑盈盈地重新走了一圈,有了刘康这块金字招牌,在付出几十个签名后,手中衣服包裹的分量又增加不少。

刘康不善言辞,他堂弟刘清倒是伶牙利嘴,和陈禹三言两语的就把重组乐队一事给敲定下来,除了陈禹担任主唱外,其他成员并没有变化,不过为了表达他们的诚意,甚至愿意将队长一职让给陈禹。

陈禹此时不把他们当外人,也就受之不愧,当即招来鼓手张浩波和键盘手徐双,四人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商量着该给乐队取一个什么好名字——他们将带着这个全新的名头,登上《经典之夜》的舞台,去面向全国无数的听众。

刘清几人原本并不十分相信刘康口中的“音乐天才”的实力,只是今天碰巧遇上他与天涯乐队的冲突,听了他那一首原创吉他曲子,无不惊为天人,心悦诚服。

一想到他们要和一个创作能力堪比刘康甚至远远超越的原创音乐天才重新组建乐队,一股久违的激动萦绕各自心扉,就像当初第一次组建乐队一样,无论谁说出一个怎样的乐队新名字,都要反复分析一番,多次推翻重来。

围观人等特别是自称“小禹治水”后援会的粉丝们,更也加入了这场愈加声势浩大的“取名大会”,财大气粗的刘康似乎很喜欢和粉丝们亲近,一个电话便叫来了一大车冰激凌,见者有份。

大抵是有了雪糕润喉,人群的议论声纷纷攘攘,很快蔓延开来,大多显得极为热忱。

在陈禹印象中扭扭捏捏的刘康,关键时刻可一点也不含糊,甚至扬言说新成立的乐队最终定了谁取的名字,奖励一万元华币。

这样一来,倒是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整个喷泉广场沸沸扬扬,一时成为雅天大街的一场奇观。

见到这样一幅令人莫名感动的特殊景象,陈禹只觉得这就像是一场天意,天时、地利、人和,将他们乐队五人聚在这里——刘康直说昨天并没有记下电话号码,要不是这一次恰巧遇上,很可能会因此错过《经典之夜》,他说,咱们的乐队注定要在此成立——蓦然间,一个霸气的名字像是灵光一闪,陈禹哈哈一笑,脱口而出道:“天生乐队!”

全场莫名陷入一片安静,人人瞪着一双眼睛,似乎也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

“天生乐队……天生乐队……好!我喜欢!”

刘清喃喃念叨两遍,率先鼓掌大叫。

鼓手张浩波也点头道:“是很不错,念起来很顺口,也很有气势。”

键盘手徐双却说起半吊子英文:“中文名天生乐队,英文名就是Bornband,哈哈!难道将来我们会冲出国门?”

“天生,在雅天诞生,这个名字很有纪念意义。”

刘康的这个说法,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认同。

这么大的热闹,吴轲早已按捺不住了,不过他一向信奉拳头解决问题,却迟迟插不上话,正急得抓耳挠腮。苦思冥想许久,他忽然咳嗽一声,故意彰显自己的存在感,朗声大笑道:“天生乐队这名字是取得很不错,不过最好就叫天生乐队,可不要跟风在后面加上摇滚两个字……”

他故意卖一个关子,直到有人问他为什么,他才嘿嘿笑了两声:“天生摇滚……天生‘要滚’,你们多读几遍就知道了。”

人群哄堂大笑。

陈禹抬脚踢一下吴轲屁股,笑骂道:“滚!”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刘康瞧着在场闹哄哄的人群,一瞬间仿佛回到当初街头卖唱的岁月,难得的不再扭捏,振臂高呼道:“小禹,今天大家这么高兴,要不咱们天生乐队一起合作一首歌吧?就当做是庆祝了!”

他此话一出,顿时得到全场所有人的支持。

刘康身为贝斯手,果然也具备贝斯这门低音乐器的气质,稳重且不会自乱阵脚,关键时刻一点也不含糊,一个提议便把在场局面稳住,随即一个电话打出,几分钟后,附近的一家乐器行便送来了一套乐队所需的乐器,全都是全新的高档货。

那乐器行曹老板显然和刘康等人熟识,一听他们乐队重组,而且打算参加《经典之夜》,于是当众宣布将这套乐器赞助给天生乐队,并且主动承担乐器的收送保养等一切大小事务。

一整套价值上十万的高档乐器毫不犹豫的送出,他反而像是占了一个大便宜,看着映在乐器上的门店logo,笑得两嘴都合不拢。

陈禹心照不宣的没有点破,站在崭新的麦克风架前,回头朝刘康等人咧嘴一笑。

“这是天生乐队唱的第一首歌,不过时间紧迫,来不及排练,主旋律我来负责,你们看着跟我节奏,随便给点伴奏就行。”

围观众人一听陈禹又要唱歌,顿时欢呼鼓舞,歌还没开始唱,他们已是赞美一通。

陈禹简直爱死了这群可爱的陌生的路人,原本只是临时起意检验天生乐队默契的一首歌,现在他更愿意唱给这群路人听,算是对他们的一个回报。

他决定借这个机会,趁热打铁,再用一首好歌,在这群极有可能成为他的忠实粉丝的路人心里,打下一个深刻的烙印。如果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这群人一定会成为他最忠实的粉丝。

刘康等人也都意识到这是一次考验,猜到陈禹要唱的歌极有可能还是一首新歌,在不知道曲谱的情况下,想要插入伴奏,配合演出,难度不可谓不大,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演砸,自己出丑不说,天生乐队在陈禹心里估计也会大打折扣。

承受最大压力的还是刘康,贝斯做为乐队的低音声部,虽然看似存在不感不强,但因其在乐队中做一个声音的承接,有机的让鼓和吉他以及其他乐器相连接,同时做低音的支撑和低音旋律线的流动,相当于控制着整个乐队的律动。可他偏偏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连他自

《经典歌王》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经典歌王》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